美国研究发现:通过注射方式滥用阿片类药物或致传染病激增

美国研究发现:通过注射方式滥用阿片类药物或致传染病激增
?

  203.jpg美国过去二十年国内阿片类药物使用规模迅速扩大。

  在美国,阿片类药物成瘾每年正夺去成千上万人的生命,且这一趋势毫无放缓的迹象。该国公共卫生官员现在非常担心,因为阿片类药物滥用导致的细菌和病毒感染激增,正让问题雪上加霜。

  据英国《自然》新闻网站近日文章称,美国的研究人员目前正想方设法明确传染病的暴发原因,但依然缺乏可靠的病例数据,难以遏制住疾病蔓延,更难以作出预测。

  “就像当年的艾滋病病毒”

  在过去的20年里,美国国内阿片类药物使用规模迅速扩大。据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估计,截至2017年,美国每十万人中就有约15人因过度使用阿片类药物而死亡;而在1999年,这一比例只有十万分之三。

  阿片类药物的常规性解释,就是从阿片(罂粟)中提取的生物碱及体内外的衍生物,与中枢特异性受体相互作用,能缓解疼痛。医疗上,阿片类药物主要用于中到重度疼痛治疗,例如癌痛。其镇痛药形式包括可待因、氢吗啡酮、羟考酮、美沙酮、吗啡、芬太尼和哌替啶(杜冷丁)等。

  研究发现,通过注射方式滥用阿片类药物的人更容易得传染病。

  现在,一边是细菌感染病例史无前例地暴发,如耐药性很强的金黄色葡萄球菌感染;另一边是与注射阿片类药物相关的艾滋病和肝炎感染新增病例极速攀升,医学人员和公共卫生官员担心,这让数十年来取得的疾控进展随时都可能付诸一炬。

  美国各地的研究小组都在识别这些不断暴发的疾病,以期制定相应治疗措施。不过,现在挑战非常巨大,因为还缺少可靠的新增病例数据,而且很难准确估计暴发位置,更严重的是,很多人会因为滥用药物,而羞于在病情早期进行治疗。

  西弗吉尼亚大学传染病医师朱迪思菲恩伯格表示:“这就像当年的艾滋病病毒。”

  她将美国当前的这场危机比作上世纪80年代90年代肆虐美国公共卫生领域的艾滋病大暴发。当时很多人感到羞耻,认为自己不应该活下去,舆论也会说这是咎由自取。

  正在蔓延的可怕趋势

  研究人员现在最想弄清楚的,是一种与心脏瓣膜病变相关的阿片类药物感染。

  北卡罗来纳大学的研究人员对一些心脏瓣膜进行了DNA测序,这些心脏瓣膜来自接受过人工瓣膜替换手术的患者。他们发现,注射过药物的人的瓣膜比未注射过药物的人的瓣膜更容易感染金黄色葡萄球菌。

  这一进展的背后,似乎隐藏着一种正在蔓延的可怕趋势。

  研究人员发现,从2007年到2017年,北卡罗来纳州滥用药物人群的心脏感染数量增加了13倍。2013年之前,北卡罗来纳州记录的药物相关心脏感染手术还不到10台,但在2017年,手术量已经超过了100台。

  今年初发表的另一项研究,调查了2000年至2012年期间在退伍军人健康机构接受治疗的2.5万人,结果发现,使用过中等或高剂量阿片类处方药物镇痛的人,尤其是艾滋病病毒携带者,其感染肺炎的可能性会显著增加。虽然个中原因尚不清楚,但在猴子身上开展的研究表明,吗啡一类的阿片类处方药,能抑制免疫系统。

  鉴于此,科学家已经着手优化对阿片类药物使用者感染的诊断和治疗方案。他们将利用最新一代的测序技术,与以往相比,新技术可以检测更多的血液和组织样本中的微生物无论是细菌感染、病毒感染,还是真菌感染,确定引起感染的病原体对于采取适当的治疗策略来说至为重要。

  将这种药物滥用视为疾病?

  然而,即便感染原因可以被查明,但与药物使用相关的传染病暴发与非药物使用导致的暴发,很可能是两种截然不同的模式,这增加了预测传染病发生地的难度。

  美国一间非营利研究机构RTI国际的数据科学家乔吉波巴舍夫和同事,开发出一种计算机模型,可以通过模拟药物使用者和他们的社交网络,预测阿片类药物相关的疫情暴发地。

  波巴舍夫考虑到了社会因素在传染病暴发中的重要性。例如,在上世纪90年代艾滋病病毒感染暴发时,当时的药物使用者都学会了安全的注射方法;但新成瘾的人往往会使用一些危险的注射方法如共用针头。

  因此波巴舍夫的模型预测,与阿片类药物有关的传染病暴发,将集中在一片较小的地理区域内,而不会大范围扩散这与研究人员对非药物使用传染病暴发的预测略有不同。

  现实的数据也支持了他们的预测结果。之前与阿片类药物相关的艾滋病暴发,如2014年印第安纳州斯科特县的艾滋病疫情,都遵循了上述模式。

  埃默里大学全球卫生研究员卡洛斯戴尔里奥表示,想要预防和阻止阿片类药物相关感染,就要“将阿片类药物使用看作一种疾病”,但却不能让滥用者怀有羞耻感。

  戴尔里奥领导的美国国家医学科学院下属的一个小组,现正在开发一种相关的治疗策略。他说:“对现在的医学生来说,阿片类药物成瘾,就像我们那时候的艾滋病病毒一样。”

  (原标题 美阿片类药物滥用或致传染病激增)

达到当天最大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