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地产融资有多紧 7月金融数据被“拖下水”

房地产融资有多紧 7月金融数据被“拖下水”
?

房地产融资有多紧? 7月份财务数据“下降”

本报记者肖俊秀深圳报道

8月12日,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两者齐头并进。

同日,A股终于摆脱了连续几天下跌的尴尬局面,上证指数,深证指数和创业板指数收涨1.45%,2.08%和2.14 % 分别。随后,央行于当天下午5点公布了7月份的财务数据,社会福利,信贷和M2等核心数据同比和环比下降,低于市场预期。

“房地产融资收紧直接影响了7月份的财务数据。”本报记者采访的许多金融人士认为,房地产融资控制已成为7月份缺乏财务数据的主要原因之一。

房地产融资冷却“影响”

7月份的财务数据通过以下几个关键词进行总结:增长,下降和增长放缓。

首先看社会融资数据

8月12日,央行公布的数据显示,7月份新增社会融资规模1.01万亿元,比上月减少1.25万亿元,比上年同期减少2103亿元。 7月末,社会融资规模为214.13万亿元,同比增长10.7%。增速比上月末下降0.2个百分点,比上年同期回落0.1个百分点。

看看信用和M2

7月份新增人民币贷款1.06万亿元,比上月减少6000亿元,比上年同期减少3900亿元。截至7月底,M2同比增长8.1%。增长率较上月和去年同期下降0.4个百分点。 M1同比增长3.1%,比上月末下降1.3个百分点,比上年同期下降2个百分点。

“7月份的财务数据疲软,一方面与当前经济下行压力和企业融资需求放缓有关;另一方面,目前的货币政策传导机制尚未明确,“广义货币”对“广义信贷”仍面临着一定阻力。最后,目前对地方隐性负债的严格控制和严格的房地产监管也极大地抑制了居民,住房企业和城市投资基金的来源。“东方金城首席宏观分析师王庆。

从其分析中可以看出,其他因素是司空见惯的,房地产融资的进一步收紧是最近几个月的问题。 5月,监管机构开始为此目的发布文件。例如,中国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的第23号文件规定了银行的前端融资和信托房地产。截至6月底,一些信托公司接受了监管机构的采访;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发布了关于房屋企业海外债发行监管的文件。监管层数一直在增加,房地产融资收紧,7月份的财务数据不佳。

据该部门统计,7月份,家庭贷款增加5112亿元,其中短期贷款增加695亿元,中长期贷款增加4417亿元。非金融企业和政府集团贷款增加2974亿元,其中短期贷款减少2195亿元,中长期贷款增加3678亿元,票据融资增加1284亿元,非银行业务金融机构贷款增加2328亿元。

信贷需求不强,结构差。天丰证券银行首席分析师廖志明认为,7月份企业贷款增加2974亿元,总量较低,企业中长期贷款同比增加。目前的企业信贷需求不够强劲。在贸易摩擦和经济放缓的不确定性下,企业在扩大投资力方面力度不强;国有企业控制资产负债率,对优质企业贷款的需求不强;和地方政府隐性债务控制,棚改革贷款和融资平台贷款需求疲软。最近房地产融资政策的收紧导致住房抵押贷款和房地产开发贷款放缓。

7月份,家庭贷款增加5112亿元,比上年增加1232亿元。廖志明认为,主要原因是住房抵押贷款收紧,消费贷款同比增加。在银行大力推动零售业转型的过程中,近年来消费贷款的普及率大幅提升。随着零售额的增长和家庭杠杆率的上升,个人贷款的压力有所增加。

对于7月整体信贷需求不强,华泰证券宏观首席分析师李超认为,一是加强房地产信贷监管,影响住房信贷;第二,存款和贷款的增长率仍然很大,限制了信贷。第三,MPA包括第一季度制造企业中长期信贷评估。银行减少了短期信贷,以实现中长期贷款的监管目标。第四,住宅信贷小幅增加可能是由于虚假实际消费贷款对房地产金融监管的影响。

从长期和短期贷款的角度来看,7月短期贷款的“交易”显而易见。家庭和企业的短期贷款大幅下降,比上月减少8575亿元,比上年同期减少2233亿元。为什么?

“主要是由于企业融资需求不足,严格监管消费贷款进入房地产市场,以及6月份过度短期贷款冲动。与此同时,一些公司预计利率会下降,推迟贷款活动以寻求降低融资成本。王庆认为,银行不仅收紧了住房企业的融资,还收紧了消费贷款,防止流入住房市场。

受信贷缺乏和资产负债表外融资影响,公司新增数据同比和月环比大幅增长,社会和金融增长较上年同期减少2103亿。例如,实体经济人民币贷款增加8086亿元,同比增加4,775亿元。资产负债表外融资的下降幅度有所扩大。 7月份,资产负债表外融资总额减少6,226亿元,比去年同期减少488.6亿元。

李超表示,社会融资小幅增长的主要原因是信贷和票据的下降。特殊债务仍未能有效对冲,信贷“低迷”成为信贷的核心因素。

下半年的社交数据会怎样?廖志明认为,随着基数的增加和特殊债券的发行,预计社会福利增长率将略有下降,社会福利增长率将达到峰值。

资产短缺加剧了

对于下半年的信贷供给,廖志明预计“压力会增加,资产短缺会增加”。

长江证券宏观债券首席分析师赵薇也认为,随着去杠杆率的不断提升,绝对安全资产将越来越少,资金和优质资产的供需失衡将在未来。

对经济的下行压力,实体的低迷以及整个市场的资产短缺。如今,房地产融资收紧,将进一步拖累信贷和社会融资,资产短缺将加剧。

无论是信贷市场还是投资市场,高质量的客户和资产已经成为竞争追求的目标,资金正在追逐高质量和安全的资产。赵薇认为,目前阶段存在类似2015年下半年至2016年8月的“资产短缺”。资金大规模流入债券市场,推动长期利率和信贷利差扩大。利率债券创历史新低。这背后的核心驱动因素是资金滞留在金融体系中,风险偏好降低,导致资金过多追逐质量较差的资产。

收紧房地产融资意味着资金将被带入实体。 7月份,这只是一个转折点。未来,央行将采取措施推动融资进入以中小企业为主的小企业。经济压力进一步加大,制造业PMI连续三个月处于收缩区。那么,中央银行的下一步行动是什么?

7月30日,中央政治局强调要保持合理充足的流动性,引导金融机构增加制造业和民营企业的中长期融资。

主编:覃肄灵

http://game.windsorsalon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