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尔赫斯和遗孀儿玉旅行摄影巡回展:当作家环游世界

博尔赫斯和遗孀儿玉旅行摄影巡回展:当作家环游世界

阿根廷作家豪尔赫路易斯博尔赫斯(1899-1986)是世界着名的诗人,小说家,评论家,翻译家,也是西班牙和拉丁美洲文学中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人物。 2019年是博尔赫斯诞辰120周年。

7月26日,阿根廷驻上海总领事馆,上海静安区文化中心,上海译文出版社等单位联手,“博尔斯地图集豪尔赫路易斯博尔赫斯和玛丽亚翡翠旅游摄影巡展在京都开幕”上海地区文化中心。

Maria Jade是博尔赫斯的最后一位妻子,她陪伴着博尔赫斯生命的最后时刻。在展览中,她向观众回忆起她16岁时的经历和博尔赫斯:“我喜欢文学和梦想成为一名文学讲师,但是每个人都认为我太害羞而无法在讲台上大声说话。讲的是直到我看到博尔赫斯,他比我更害羞,声音更柔和,我想,因为他可以成为一名优秀的文学讲师,然后我会去做。“

在孩子的心脏,阿根廷国宝作家是一个非常愉快的伴侣。他很幽默,喜欢开玩笑,而且也很坦率。这种个性也引起了一些争议:“博尔斯喜欢说实话。这会让一些人感到不舒服,所以有些人,特别是媒体,不喜欢他。”

828.jpg Maria Ziyu在展览现场?澎湃新闻记者范佳来图

作家孙甘禄表示,博尔赫斯于1961年首次进入中国。从那以后,他成为许多作家心目中的偶像。他的作品将虚拟现实与现实相结合,构建了一个纵横交错的文学园。博尔赫斯对古代书籍的兴趣,他对该地区的渴望,他对布宜诺斯艾利斯出生地的不懈评论,他对形而上学的终身讨论,以及对死亡和梦想的无尽诠释,曾经让我年轻,我深深迷恋。

展览的主题《地图册》是博尔赫斯于1984年创作的诗集,属于他晚期的成熟作品。作者与Maria Geeyu一起写了他的诗,看看这个地方的感受,每个主题都是独立而有趣的。这本书记录了诗人在前往许多国家后所写的章节。它们主要是散文诗,具有不同的长度和独特的特征。

博尔赫斯在序言中写道:《地图册》不是一系列带照片的字幕,也不是用文字解释的一系列照片。每个主题都是一个单独的章节,包含图像和文本。 “以前不为人知的事情不是辛巴达,红发埃里克或哥白尼的职业。每个人都是发现者。“

829.jpg Borges和Maria Eryu?本文中的图像由组织者提供(签名除外)

830.jpg

831.jpg“开始先找到七种颜色的苦,咸,凹陷,光滑,粗糙,彩虹和二十二个字母的字母;然后发现面孔,地图,动物,天体;终于发现疑惑,信仰,几乎完全肯定我自己的无知。 Maria Jade和我惊喜地发现了不同的,独特的声音,语言,黎明,城市,花园和人。我希望这些章节能够纪念将要继续的漫长而美好的旅程。“/p>

“博尔斯的地图集 Jorge Luis Borges和Maria Jade旅行摄影之旅”将展示超过130张首次与中国观众见面的精彩照片。参观者只有博尔施才能看到的新方式可以环游世界和大小城市,展现出这位杰出作家的丰富内涵:他活跃,轻松,充满思考和尊重。此外,展览还首次展示了Maria Yvyu近年来在传播Jorge Luis Borges作品时拍摄的照片。

832.jpg“我弯下三五百米远的金字塔,抓起一把沙子,静静地放开它,让它稍微下降,低声说:我正在改变撒哈拉沙漠。”博尔赫斯,《地图册》,沙漠

833.jpg“最古老的神道决定让人们活着。所以一个ha句给人类带来了救赎。”博尔赫斯,《地图册》,这项工作带来的救赎?澎湃新闻记者范佳来翻拍

834.jpg“这些来自法国王国某处的玻璃和石头在曼哈顿岛建造了这些深刻的修道院。这不是一种无根据的想象。它是对怀旧的真诚纪念。”博尔赫斯,《天数》,修道院?澎湃新闻记者范佳来翻拍

835.jpg

836.jpg博尔赫斯和他的孩子们的照片,他们周游世界并相互陪伴。澎湃新闻记者范佳来翻拍

展览将持续7月26日至9月1日。主办方将于8月7日和8月17日举办两场博尔赫斯作品分享活动,让读者感受更多文化。阅读空间将在现场专门设置。展览的市民和读者将能够阅读上海译文出版社出版和出版的《博尔赫斯全集》。拥有博尔赫斯作品独家版权的上海译文出版社在2015年和2016年的第一和第二系列《博尔赫斯全集》推出了29件作品,包括博尔赫斯的创作。小说,散文,诗歌和文学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