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万元一个的户口 正把北京变成一座老人之城

50万元一个的户口 正把北京变成一座老人之城

  6359962d3d8b42a7164024ddf94dd68e.jpeg

  北京持续多年的“赶人”政策,正在造就一座老人之城。

  北京作为首都,历来是年轻人的追梦之地,吸引着全国的青年才俊千里来赴,原本是对老龄化免疫的。实际上,中国目前的老龄化问题有很强的区域差异,农村比城市严重,小城市比大城市严重,而位于金字塔尖的一线城市人口结构是最年轻的。

  从2017年开始,以各省省会为主的二线城市竞相出台“抢人政策”,一线城市基本上不为所动。北京虽然出了一些所谓鼓励“高端人才”的文件,实际上关键的落户、教育限制并没有丝毫放松。北京户口的价格,据说在黑市上已经超过了50万元。

  北京的冷淡当然有它的底气,巍峨皇城何时愁过人才不来。但人口数据清晰的显示,从2014年开始,北京在严厉的控人政策之下,人口结构开始与其他大城市分道扬镳,已经出现加速老龄化的现象。

  北京“减人口”年轻人首当其冲

  先来看数据。

  北京市三年前提出的目标是“到2020年,常住人口规模控制在2300万人以内,2020年以后长期稳定在这一水平。”现在看来,这一目标将轻易实现。因为北京的常住人口到2018年末不过2154万人,这比2017年末少了16.5万人。考虑到这已经是北京市常住人口连续两年下降,如果坚持控人不放松,北京市的常住人口回到2000万以内也并非不可能。

  北京减人,是为城市减负,这座老城严重的堵车、挤成沙丁鱼罐头的地铁都有可能得到疏解。

  但任何事情都有两面。政策的设计愿景是很美好的,所谓清退低端人口,提高城市人口素质。但在实际执行中,另一个附带的效应却没有引起足够的重视:往往是年轻人首当其冲受到政策冲击。因为所有控制人口的政策,首先都是控制增量。比如户口政策,你不可能剥夺老市民的户口,而只能严格限制大学毕业生的落户指标。再比如教育政策,精准打击30岁左右的年轻夫妇。胡同里遛鸟的大爷,是不受控人政策影响的。

  实际上,如果我们分解北京市常住人口的年龄结构,不难发现,北京市减人背后是老年人口稳步上升,只不过因为年轻人口更大幅度的下降,才导致总人口的下降。

  在开始严格控人的起点2014年,北京市常住人口2151.6万。到了2018年,北京市常住人口2154.2万,与2014年基本持平。但是这两个2150多万背后,人口结构已经有了很大改变。与2014年相比,北京市15岁至59岁之间的人口数量减少了54.2万,而60岁以上的人口增加了43.2万,65岁以上的人口增长了29.1万。

  以下为北京常住人口变化图:

  599fdd4342a539c5edba8da6286235c1.jpeg

  9ca71aafdfb313c0d4b52a824b3c7dca.jpeg

  有人可能会说,从2014年到2018年全国都在老龄化,劳动力人口减少、老年人口增加是全国性的现象,并不单单是北京的问题。这话有一定道理,但北京的问题在于,其老龄化的速度,因为控人政策,而被人为加快了,不仅远远快于其他发达省市,而且快于全国平均速度。

  实际上,发达省市由于对年轻人才的吸引,一般而言不会这么快受到老龄化的冲击。比如广东省,从2014年到2018年,虽然65岁以上的人口增长了76万之多,但15至64岁的人口的增长幅度更大,达到有96万。

  我国把65岁以上的人口视为需要抚养的人口,以此计算老年人口抚养比,即老年人口相对劳动人口的比例。如果看这一数据,北京与广东的对比更加明显。2014年北京的老年人口抚养比为13%,到2018年升至15%,正在向16%的全国平均水平快速靠拢。而广东则始终在11%左右,几乎没有增长。

  北京正在深度老龄化

  按联合国的定义,当一个国家或地区65岁及以上老年人口数量占总人口比例超过7%时,这个国家或地区就进入了老龄化;比例达到14%即进入深度老龄化;超过20%则进入超老龄化。

  北京的65岁以上人口占比,在2018年末为11.24%,并且过去五年每年以0.3%-0.4%的增幅增长,也就是说北京正在快速向深度老龄化社会进发。

  以上的计算是以常住人口为计算基准,如果只看户籍人口,北京的老龄化程度甚至已经超过了日本。在2017年末,北京户籍人口60岁以上人口的比率达到了24.7%。

  随着经济发展,任何一座伟大的城市都会达到老龄化的阶段。所以在世界范围内,像北京这样规模的超级大都市,需要不断吸收年轻血液。而一旦向年轻人关闭大门,城市的自我更新就无法完成。

  一个引人深思的数据是,在2018年,北京市中考报名人数创下了5年来的新低,仅为6.5万人。在2014年,这个数字是8.9万人。这意味着,五年间北京的高中生数量减少三分之一。

  0d471188a7f5d3e2cac22fea39a803fe.jpeg

  京籍考生下降1.6万人,这主要是人口老龄化的自然结果,正常情况下,这一差额会被外来人口填补。但我们看到非京籍考生数量也下降了0.8万人,这当然要拜控人政策所赐。

  北京为实现控人的目标付出了多大的代价,在北京生活的“外地人”最清楚。2017年的清理低端人口运动,很多人应该还有记忆;前不久的一个帖子,一位企业家哭诉,自己每年给北京纳几千万的税,结果小孩连学都没得上,应该也有人看过。

  尤记得2014年,北京市把严控人口提升为最重要的任务,首先祭出的手段就是控教育。当时北京各区出台了史上最严的入学政策,没户口的小孩基本上断绝了在北京上学的途径,即便是有户口的小孩,也会因为父母的户口和工作、社保、纳税在不同的区而无法上学。笔者很多30多岁的同事,在北京工作生活了十来年,有房有车,自认为属于中产阶级,却突然发现小孩只能回老家上学,一夕之间成了“留守儿童”。

  而最大的代价,还不是这些北京的“外地人”个人生活的代价,而是北京这座城市未来发展的代价。劳动力人口、尤其是年轻人口加速下滑,其影响如何强调都不为过。没有打拼的年轻人,就不会有GDP增长,也没人付老年人的养老金。如果继续这样下去,像东北等地养老金发不出来的现象,某一天完全有可能发生在北京。

  当然,与日本不同,北京有全中国作为后盾。如果北京愿意放松控人政策,依然会有无数年轻人愿意来到北京打拼。北京不会衰落,但一定会改变。直到现在,中国人口拐点的效应仍未被充分认知。而等到局势明朗化,现在看似铁板一般的户籍政策、教育政策,会像纸糊的一般被推倒。

达到当天最大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