降价减产关厂 LED芯片企业自救还靠新赛道

降价减产关厂 LED芯片企业自救还靠新赛道

行业产能过剩,库存高企,利润下滑甚至亏损.自2018年下半年以来,LED芯片行业已进入困境。到2019年8月,这种情况仍在继续。

行业何时会走出低谷,公司应该如何应对这种困境?业内人士认为,除了减少生产和清理库存外,企业还必须加大研发投入,提高技术水平,抓住新的展示领域的机遇。

减少生产的困境

高库存和急剧的价格下降已经成为LED芯片行业的常见问题。

“有些公司以半价出售。” 8月29日,高公LED董事长张晓飞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的采访。华灿光电在今年的半年报中提到,该公司LED芯片的整体毛利率已经为负。

为什么行业陷入这样的困境?张晓飞说,在过去的几年里,在外延片(MOCVD)生产设备国产化后,LED芯片的平均生产成本急剧下降,每个人都增加了投资,以提高产能。

虽然LED芯片的生产能力显着增加,但市场规模并未增加。张晓光认为,目前大多数LED芯片都用于照明领域,但这个市场增长很少:一方面,照明产品使用寿命长,难以实现大规模迭代。另一方面:另一方面,目前的芯片越来越小。例如,原始芯片可以做个灯,现在你可以做15,000个灯。这也抵消了有限的市场增长。

华昌光电在2019年的半年度报告中称:“LED照明市场,特别是低端白光照明芯片市场,已进入成熟期,价格大幅下跌。”

在这种情况下,企业应该如何应对?”库存大,企业资金压力大,只能慢慢淘汰库存”,张晓飞认为,目前企业必须减产。然而,对企业来说,减产并非易事。因为LED芯片生产设备的维护成本很高,降低生产意味着平均成本的增加。”这是一个悖论:不扩大产能,价格就不会来;产能就会增加,导致产能过剩。”

对此,华康光电也在半年报中提到。公司表示,公司相应调整了竞争战略和生产战略,积极降低中低端产品产量,上半年LED芯片产能利用率降至62.5%。%,相应影响了报告期内的单片机成本,反映在平均单片机成本的增加上。上述组合使得报告期毛利率较上年同期大幅下降。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一些企业选择直接关闭工厂。2018年12月,*ST德豪管理层计划关闭LED芯片厂。结合2019年经营情况,2019年7月,*ST德豪董事会最终同意并授权管理层按计划以“停产转让”的方式,尽快实施芯片制造业务,力争在第三年完成。2019年第四季度。

企业竞相布局新的展示区

当一些公司减产或关闭工厂时,这个行业什么时候会好转?张晓飞说他暂时看不到。至于2019年能否见底,张晓飞认为可能性不大。”生产能力是有的,但需求方面的增长很少或没有。”

企业有哪些突破?有几家公司提到了新的显示领域,如微型LED和微型LED。

8月29日,三安光电的工作人员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采访时表示,在未来LED技术的发展中,目前热销的Mini LED和Micro LED非常高效节能; LED农业照明也是一大热点,UVC深紫外线也是未来的发展方向,以及激光照明市场也在不断增长。这些是三安光电的关键布局的技术和行业。

华灿光电在半年报中表示,下一阶段将与终端客户合作,优化Mini LED产品的性能,可靠性和良率,进一步降低成本,力争加速Mini LED市场的爆炸式增长。在微型LED方面,公司已经从扩展到芯片端进行了相应的技术研究和储备。

然而,Sanan Optoelectronics也承认Mini LED和Micro LED目前“存在一些问题”。张晓飞还认为,未来新的显示领域还有很大的增长空间,但仍存在大规模转让等技术难题。

一位长期关注LED芯片的业内人士告诉记者,这是芯片行业未来摆脱困境的方向。但是,他进一步提出了这个问题。国内公司在Mini LED和Micro LED技术方面有优势吗?突破点在哪里?

对于上述问题,张晓明认为,国内外公司的差距并不明显。 “目前,他们都处于研发阶段。”张晓飞说,主要原因是看看谁在申请放量后更具优势。

虽然迷你LED和微型LED领域存在疑问,但张晓明和上述内部人士都表示,对于LED企业来说,最重要的是鼓励研发投入,培养人才。研发是一项长期工作,企业需要做长期技术。积累。

上述业内人士还提出,目前的政府补贴机制可以改善,以改变LED芯片行业产能过剩的现状。这些人说国外有补贴,但补贴方式在国内不一样。国内补贴处于上游,而许多外国补贴属于消费者方面,补贴属于基本技术。

根据财务报告,今年上半年三安光电的政府补贴(包括当期损益)达到4.24亿元,而上半年公司净利润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今年是8.83亿元;今年上半年华灿光电的政府补贴(包括当期损益)达到1.18亿元,而公司今年上半年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亏损5.32亿元。

(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责任编辑:DF512)

http://www.whgcjx.com/bdse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