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畫】寄人·唐·張沁

【心畫】寄人·唐·張沁

半英里,享受半天的休闲,并达到十年的梦想

|临沂人唐张宇

不要梦想依赖谢的家人,画廊的轮和弯。热情只有春天的宫廷,它仍然是一朵花。

|评论翻译

(1)谢佳:指中间的女人。金燮,谢道豫,唐丽德,谢秋娘等女儿都是众所周知的,其中很多人后来称“谢佳”取代中间的女性。

(2)“酷”句:指在梦中看到的场景。圆形:环回,环绕。阑:栏杆。 (3)“深情”一句:指你在梦中看到的东西。出发:这是指梦想家。

不要梦见在谢洛家族的栏杆下跪在谢家里。

只有天空中的春天和月亮才是最激情的,也是从庭院里落下的花朵。

|升值

在古代,表达诗歌和卡片来表达你想要在心里说的话是很平常的事情。这首题为《寄人》的诗用来取代这封信。

这首诗的第一句话写的是诗人和情人在梦中的重聚,很难离开;第二句仍然是一年的环境,过去是一种快乐,表明他深深地爱着。第三句写在月亮上;第四句是用仇恨写的。希望对方,深刻而深刻,扭曲和委婉,真正的爱。前两个句子写入梦想和梦中看到的场景的原因是为了向对方展示思想的深刻感受;情感月亮的最后两句仍然闪耀,这对女人来说更加责备。

诗歌以梦的叙事开始。 “谢佳”,代表女子的家,覆盖着东晋女性谢道豫借来的人。这位诗人可能已经在女人家里或在她家里遇见过她。蜿蜒的小径走廊原本是旧旅游或情绪所在的地方。因此,在进入梦想之后,诗人觉得她正在漂流回家。这里的环境非常熟悉:庭院里的走廊,就是两个人谈论心灵的地方;像往常一样,枷锁的曲折似乎仍然有他们触摸的笔迹,但前廊仍然存在。没有人可以考虑。他的梦想在修道院周围徘徊,靠近,他在失望中呻吟着回忆,直到他甚至不知道如何摆脱这个令人尴尬的梦想。崔虎《都城南》诗:“人们不知道去哪里,桃花依旧嘲笑春风。”周邦彦《玉春》一句话:“那时候,我正在等待赤坂桥。我今天正在寻找黄叶路。”依恋情绪,写出同样动人。然而,“不要做梦”这两个词是出于梦想。旧的旅行,过去,对过去的爱,对未来的热爱,不是在言语中,而是在梦中,很难找到你爱的人,所以令人尴尬将你的感情加倍是令人尴尬的。

作者问道:人们再也找不到它了,那么,剩下的是什么?在这个时候,月亮和月亮,只是在花园里洒下它僻静的光芒,地面的碎片落下,反映出黯淡的色彩。花儿正在落下,但曾经反映过芬芳的菲律宾菲律宾的明月仍然如此充满激情。似乎我没有忘记情人在这里所做的悲伤的爱。最后两首诗是诗人想要告诉她的。

正是因为这首诗是“派人”。前两句是写在梦中,在梦中看到的场景,是为了向对方表达对方的深切感受;最后两句话写的是充满激情的月亮依旧闪耀,那么它更是给女人的鱼,沉艳珍,一点点怪。 “花儿”已经堕落,然而,春天宫廷的明月仍然是深情的,诗人的话,还是希望互相问。

这首诗创作的艺术形象生动,准确,又微妙。诗人善于通过对典型场景的描述表达他深刻而曲折的思想和情感,并且他在使用它方面非常成功。他只写了门廊的门廊,开庭前的一个月,并且不需要更多的语言,但它比作者自己的话直接与心脏说话更令人兴奋。

|背景作者

诗人张碧曾经爱上了这位女士,但后来又相互分手了。然而,诗人永远不会忘记她。然而,在封建伦理的障碍下,不可能倾注心灵,并借用诗歌的形式以曲折和模糊的方式表达,希望她能够理解自己。这也是《寄人》的原因。

唐代末期的重要作家张子,紫子城,相当于韩愈(842-914)。

注:原文,欣赏,背景等都在古代诗歌网络中再现。

半暇悦己

半圆

1.5

2019.08.13 17: 58

字数1318

半英里,享受半天的休闲,并达到十年的梦想

|临沂人唐张宇

不要梦想依赖谢的家人,画廊的轮和弯。热情只有春天的宫廷,它仍然是一朵花。

|评论翻译

(1)谢佳:指中间的女人。金燮,谢道豫,唐丽德,谢秋娘等女儿都是众所周知的,其中很多人后来称“谢佳”取代中间的女性。

(2)“酷”句:指在梦中看到的场景。圆形:环回,环绕。阑:栏杆。 (3)“深情”一句:指你在梦中看到的东西。出发:这是指梦想家。

不要梦见在谢洛家族的栏杆下跪在谢家里。

只有天空中的春天和月亮才是最激情的,也是从庭院里落下的花朵。

|升值

在古代,表达诗歌和卡片来表达你想要在心里说的话是很平常的事情。这首题为《寄人》的诗用来取代这封信。

这首诗的第一句话写的是诗人和情人在梦中的重聚,很难离开;第二句仍然是一年的环境,过去是一种快乐,表明他深深地爱着。第三句写在月亮上;第四句是用仇恨写的。希望对方,深刻而深刻,扭曲和委婉,真正的爱。前两个句子写入梦想和梦中看到的场景的原因是为了向对方展示思想的深刻感受;情感月亮的最后两句仍然闪耀,这对女人来说更加责备。

诗歌以梦的叙事开始。 “谢佳”,代表女子的家,覆盖着东晋女性谢道豫借来的人。这位诗人可能已经在女人家里或在她家里遇见过她。蜿蜒的小径走廊原本是旧旅游或情绪所在的地方。因此,在进入梦想之后,诗人觉得她正在漂流回家。这里的环境非常熟悉:庭院里的走廊,就是两个人谈论心灵的地方;像往常一样,枷锁的曲折似乎仍然有他们触摸的笔迹,但前廊仍然存在。没有人可以考虑。他的梦想在修道院周围徘徊,靠近,他在失望中呻吟着回忆,直到他甚至不知道如何摆脱这个令人尴尬的梦想。崔虎《都城南》诗:“人们不知道去哪里,桃花依旧嘲笑春风。”周邦彦《玉春》一句话:“那时候,我正在等待赤坂桥。我今天正在寻找黄叶路。”依恋情绪,写出同样动人。然而,“不要做梦”这两个词是出于梦想。旧的旅行,过去,对过去的爱,对未来的热爱,不是在言语中,而是在梦中,很难找到你爱的人,所以令人尴尬将你的感情加倍是令人尴尬的。

作者问道:人们再也找不到它了,那么,剩下的是什么?在这个时候,月亮和月亮,只是在花园里洒下它僻静的光芒,地面的碎片落下,反映出黯淡的色彩。花儿正在落下,但曾经反映过芬芳的菲律宾菲律宾的明月仍然如此充满激情。似乎我没有忘记情人在这里所做的悲伤的爱。最后两首诗是诗人想要告诉她的。

正是因为这首诗是“派人”。前两句是写在梦中,在梦中看到的场景,是为了向对方表达对方的深切感受;最后两句话写的是充满激情的月亮依旧闪耀,那么它更是给女人的鱼,沉艳珍,一点点怪。 “花儿”已经堕落,然而,春天宫廷的明月仍然是深情的,诗人的话,还是希望互相问。

这首诗创作的艺术形象生动,准确,又微妙。诗人善于通过对典型场景的描述表达他深刻而曲折的思想和情感,并且他在使用它方面非常成功。他只写了门廊的门廊,开庭前的一个月,并且不需要更多的语言,但它比作者自己的话直接与心脏说话更令人兴奋。

|背景作者

诗人张碧曾经爱上了这位女士,但后来又相互分手了。然而,诗人永远不会忘记她。然而,在封建伦理的障碍下,不可能倾注心灵,并借用诗歌的形式以曲折和模糊的方式表达,希望她能够理解自己。这也是《寄人》的原因。

唐代末期的重要作家张子,紫子城,相当于韩愈(842-914)。

注:原文,欣赏,背景等都在古代诗歌网络中再现。

半暇悦己

半英里,享受半天的休闲,并达到十年的梦想

|临沂人唐张宇

不要梦见谢的房子,走廊是曲折的。爱只在春天和月亮,但仍然为花的离开。

|笔记和翻译

(1)谢佳:指闺房中的女性。金代谢毅的女儿谢道彤和唐代李德虞的妃子谢秋娘都是众所周知的。因此,大多数后代用谢家取代了他们的闺房女性。

(2)短语“走廊”指的是在梦中看到的场景。圆形:圆形,圆形。附录:酒吧。 (3)“深情”的句子是指人们在梦中看到的东西。离开人:这指的是梦想家。

不要在梦中模糊地来到谢的家,在小走廊的栏杆下游荡。

只有天空中的春天和月亮才是最亲热的,它们会为离去的庭院花朵照耀。

|升值

在古代,通过用诗歌取代柬埔寨来表达人们想说的话是很常见的。这首名为“0x9A8B”的诗用来代替一个字母。

这首诗的第一句话是关于诗人和他的爱人在梦中的重聚。第二句话是关于年度和过去的环境,这表明了他们渴望的深度。第三句话表明月亮有感情;第四句话表明鲜花有仇恨。希望在另一边,深刻的寓意,曲折的委婉,真实的感受。前两个句子写入梦想和他们看到的风景的原因是为了向对方展示他们记忆的深度;后两句话表明,深情的月亮仍在闪耀,这更像是对女人的抱怨。

诗歌以梦的叙事开始。 “谢佳”,代表女子的家,覆盖着东晋女性谢道豫借来的人。这位诗人可能已经在女人家里或在她家里遇见过她。蜿蜒的小径走廊原本是旧旅游或情绪所在的地方。因此,在进入梦想之后,诗人觉得她正在漂流回家。这里的环境非常熟悉:庭院里的走廊,就是两个人谈论心灵的地方;像往常一样,枷锁的曲折似乎仍然有他们触摸的笔迹,但前廊仍然存在。没有人可以考虑。他的梦想在修道院周围徘徊,靠近,他在失望中呻吟着回忆,直到他甚至不知道如何摆脱这个令人尴尬的梦想。崔虎《寄人》诗:“人们不知道去哪里,桃花依旧嘲笑春风。”周邦彦《都城南》一句话:“那时候,我正在等待赤坂桥。我今天正在寻找黄叶路。”依恋情绪,写出同样动人。然而,“不要做梦”这两个词是出于梦想。旧的旅行,过去,对过去的爱,对未来的热爱,不是在言语中,而是在梦中,很难找到你爱的人,所以令人尴尬将你的感情加倍是令人尴尬的。

作者问道:人们再也找不到它了,那么,剩下的是什么?在这个时候,月亮和月亮,只是在花园里洒下它僻静的光芒,地面的碎片落下,反映出黯淡的色彩。花儿正在落下,但曾经反映过芬芳的菲律宾菲律宾的明月仍然如此充满激情。似乎我没有忘记情人在这里所做的悲伤的爱。最后两首诗是诗人想要告诉她的。

正是因为这首诗是“派人”。前两句是写在梦中,在梦中看到的场景,是为了向对方表达对方的深切感受;最后两句话写的是充满激情的月亮依旧闪耀,那么它更是给女人的鱼,沉艳珍,一点点怪。 “花儿”已经堕落,然而,春天宫廷的明月仍然是深情的,诗人的话,还是希望互相问。

这首诗创作的艺术形象生动,准确,又微妙。诗人善于通过对典型场景的描述表达他深刻而曲折的思想和情感,并且他在使用它方面非常成功。他只写了门廊的门廊,开庭前的一个月,并且不需要更多的语言,但它比作者自己的话直接与心脏说话更令人兴奋。

|背景作者

诗人张碧曾经爱上了这位女士,但后来又相互分手了。然而,诗人永远不会忘记她。然而,在封建伦理的障碍下,不可能倾注心灵,并借用诗歌的形式以曲折和模糊的方式表达,希望她能够理解自己。这也是《玉春》的原因。

唐代末期的重要作家张子,紫子城,相当于韩愈(842-914)。

注:原文,欣赏,背景等都在古代诗歌网络中再现。

半暇悦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