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立场毫无松动迹象 WTO可能因他离职而瘫痪

美国立场毫无松动迹象 WTO可能因他离职而瘫痪
?

标签主题:欧盟第一金融

原标题:美国的立场没有任何松动的迹象,WTO可能因为他的离任而感到尴尬。

动荡的世界贸易组织(WTO)将于2019年底再次遭受打击。

根据国外媒体的报道,在世贸组织争端解决上诉机构剩下的三名法官中,美国大法官格雷厄姆将于12月辞职。如果他真的辞职,那么上诉机构将在12月10日之后瘫痪。

第一位财务记者从权威人士那里获悉,WTO将于9月30日在争端解决机制例会上继续讨论争端解决机制中新法官的judge选/重选程序。在8月15日举行的最近一次例会上,尽管支持该问题解决方案的WTO成员已激增至115个,但美国没有任何迹象表明其在选择上诉机构新成员方面的立场有所松动。

Graham于12月10日准时离开吗?

格雷厄姆(Graham)自2011年以来一直在WTO争端解决机制下的上诉机构任职,他的第二个任期将于12月10日结束,但是通常结束其任期的上诉机构的法官至少将完成该任期。世贸组织的呼吁将正式离开。

但是,如果格雷厄姆选择辞职,那将在今年年底加快世贸组织上诉机构的工作。原因是,根据WTO的有关规定,每项裁决应至少由三名法官作出。他离开后,世贸组织上诉机构将只剩下两名法官,二审机构将无法作出裁决。

上诉机构是负责裁定WTO体系中贸易争端的“最高法院”。根据有关法律,世贸组织上诉机构有七名常任法官。但是,近年来,由于美国在上诉机构开始执行法官的新/连任程序方面有意阻挠,从2018年1月开始,上诉机构仅剩下三名法官,来自中国,美国和印度,这三个国家也是上诉机构。能够操作的最基本要求。

其中,格雷厄姆(Graham)和印度法官乌贾尔辛格巴蒂亚(Ujal Singh Bhatia)将于2019年12月到期,而中国法官赵宏的任期将于2020年11月结束。

格雷厄姆最近在日内瓦接受采访时说:“最终决定尚未做出。我正在密切监视局势的进展。”

《第一财经》采访的一些WTO法律专家指出,如果将WTO上诉机构作为最终审查机构,它将反过来影响专家组,最终将导致整个WTO仲裁的瘫痪。机制。

简单来说,其原则是WTO仲裁机制是两轨制,第一层是专家组,第二层是上诉机构,如果上诉机构嫉妒,WTO大部分上诉案件将成为一个无限循环:通常,败诉方将选择对专家组的报告提出上诉。对于上诉机构,上诉将永远不会结束,败诉方可以不受任何限制地任意否决专家组的报告。

战略情报与国际研究中心(CSIS)高级顾问斯科特米勒(Scott Miller)指出,他看不到美国反对格雷厄姆的原因:从战术上讲,美国正在使上诉机构无能为力你要。

由于美国近年来的行动,世贸组织的形势变得越来越困难:一方面,两年多来,由于美国故意阻碍了上诉机构的selection选/改选程序,上诉机构的七名法官目前仅剩三名。另一方面,正是在这两年中,世贸组织受理的案件数量猛增。

第一位财务记者检查了WTO数据库。在2016年和2017年,世贸组织受理的争端数量为17起,这是世贸组织通常受理的案件的平均值。但是,在2018年,世贸组织接受的争端数量激增至39。据不完全统计,其中至少有24起与美国有关。截至2019年,迄今已增加16起案件。

特别值得注意的是,根据上诉机构的程序和程序,许多重大案件已经完成,包括欧盟诉美国波音公司(“ DS353”案)和韩国诉日本出口限制案。 (以下称为“ DS590”情况)。

其中,特别是在美国和欧洲之间在飞机补贴方面的相互赔偿案件中,美国将在今年9月底获得WTO的最终裁决,并将对欧盟进行报复。总额约为112亿美元。但是,欧盟必须等到2020年下半年才能获得DS353案的最终结果。届时,如果世贸组织上诉机构嫉妒,欧盟将被迫寻求双边磋商,在谈判中处于不利地位。

早稻田大学教授沃永友也指出,DS590案在日本和韩国的前景只能根据争端解决机制专家组的报告和双边磋商来解决。

将近70%的WTO成员公开表示不满

9月30日,世贸组织将在争端解决机制的例会上再次开展工作,为上诉法官开启新的/重选程序。

根据权威人士的第一批财务报告,随着世贸组织上诉机构关闭日期的临近,支持打破僵局的世贸组织成员数量已从6月中旬的75个增加到中期的115个。 -八月。

世贸组织成员有164个,这意味着当前将近70%的成员选择公开表达他们的不满。

8月15日,墨西哥的115名代表就启动上诉机构的六个空缺选举程序发表了讲话:四个现有空缺,以及格雷厄姆和巴蒂亚的第二任期结束。这两个空缺将于12月出现今年10。

墨西哥代表说,提交提案的成员数量很大,反映了当事方对上诉机构地位的共同关注。当前局势严重影响了上诉机构的运作,并影响了整个争端解决机制的运作。不符合会员的最大利益。包括欧洲联盟,加拿大等在内的成员表示支持墨西哥代表的提案。

然美方表示无法支持上诉机构开启新成员遴选程序,因为美方此前发现的系统性问题仍未得到解决,且16年以来美方一直在指出其对上诉机构在“司法越权”行为等方面的担忧。

据第一财经记者了解,在9月30日的会议上,除各方将继续提出启动上诉机构法官甄选的建议外,加拿大和欧盟还将发表联合声明,介绍欧盟和加拿大在临时上诉仲裁安排方面的建议。

此前在7月底,欧盟和加拿大宣布,如各方在维护上诉机构免于瘫痪的努力失败,欧盟和加拿大两方将在WTO法的基础上建立临时上诉仲裁程序。

不过,这一临时上诉仲裁程序机制将仅适用于欧盟与加拿大之间的争端。必须注意的是出台临时上诉仲裁程序的背景,即欧盟与加拿大都已将上诉机构面临停摆看作是即将发生的事实。

“解决上诉机构的僵局仍然是欧加之间的明确优先事项,如目前僵局仍然存在,上诉机构将无法在2019年12月10日之后受理新的上诉。”欧加双方在声明中如此表示。

“仲裁的案件看起来比较小,大家才去仲裁,优点是快。”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研究员、经济学院教授程大为此前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指出,“这一仲裁机制,作为一个暂时的替代方案,暂时帮助WTO渡过难关是可以的,但从长远来看,还是要坚持争端解决机制的规范性、长期性和其法律地位。”

责任编辑:王亚南

转载请保留本文连接: